土拨

土拨同学

自带ND的直出效果也很惊喜了!(能当半个风光机用了

/  
/  

阿布的一个小毛

/  
/  
/  

迈过二十岁的坎儿后,连承认心情极差这件事都感到不自在。想想地铁里那些黑压压的麻木的人,医院挂号排成的长队,你的忧郁在这些面前就像水滴进大海。
但是从宏观到微观的时候,又发现身边的人似乎都步履坚定,有所爱与被爱,这让自己在原地迷惘不已。概括一下,是一种生活好像无法继续忍受下去,同时觉得因此摔门砸碗又显得略微过分的感受。
今天读完了「火花」的中译本。(郭德纲写的序实在是太差了!
最后的最后,神谷师匠在温泉酒店雾气朦胧的玻璃窗后晃动着他的那对巨乳,哭着说"我想德永是会笑的"。我一直忘不掉这对「迄今为止最令人伤感的巨乳」,以至于后来看宽松世代,影帝用力喊出「要来个大胸美女吗!」的时候,脑...

1 /  
/  
/  
/  
/  
1 2 3 4 5 6 7 8 9

© 土拨 | Powered by LOFTER